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成纪文苑 > 小说 >
李家的故事(二):上门女婿
时间:2015-12-18 16:10 来源:秦安文艺网 作者:赵亚锋 阅读:
 
 
 
    杨家兄弟如同杨业的儿子一样,个个能打好斗,方圆几十里臭名昭著,没有人愿把女儿嫁给这四个三十来岁的老光棍。他们的爹身形猥琐,为人懦弱,根本管不了儿子。小杨在家排行老四,和他的三个豺狼般的哥哥相比,相貌有些和善。经过无数次大大小小的“战役”之后,小杨伤疤满身,骨销形瘦。小杨对他爹说:大,不能再这样混下去了,我要另立灶头。他爹听后连连应诺,满脸老泪。
    经过媒人一番艰难的说合,几个月后,小杨做了剪子湾李家的上门女婿。
    媳妇八丫老实勤快,话少,干起活来样样顺手,件件妥当。李家老两口一辈子生了八个女儿,缺吃少穿拉扯大,个个都像鸟儿一样飞走了,只有八丫留下来给老两口送终。小杨“嫁”过来的时候,老两口笑得嘴都合不拢。八丫在厨房烟熏火燎地忙了一下午。吃着满桌的菜,喝着呛鼻的白酒,小杨醉眼朦胧。他想跟八丫说几句暖心的话,却见八丫坐在炕沿上,不动声色,一脸凝重。小杨想着想着有些粲然,就不小心打翻了一只碟子。
    村里人都说,小杨是个不错的小伙子,热心肠,肯卖力。亲房四邻有什么事需要帮忙时,只要喊一声小杨,小杨便腿脚不停地跑来,拉土倒粪,割麦收秋,无所不干。大家心里过意不去,便送些烟酒糖茶之类的东西,以作酬谢。
    李家的财政大权一直由李家老汉把持着。村里人私下议论说,李家老汉靠几个女儿的礼钱,狠狠发了一笔呢。小杨听到这些闲话后,常常一笑了之。他清楚,李家老汉手头肯定有一些存款,可他抠门得很,花一分钱都要经过几番的思索。家里的油盐酱醋吃得很节约。能省的开支就省,不能省的开支也省。有几次,小杨溜到厨房,嘴馋想吃一顿肉,但看到盖得严严实实的肉缸和八丫木然的眼神,心里忽地凉了半截。
    开春后,家家都打了化肥。小杨从地里转了一趟,对老丈人说:大,墒情好得很,咱们再打一袋尿素,今年的麦子就能堆成山头。李家老汉听完,用不赞成的口吻说:墒情好,就多担上几担粪,这比那些白不拉刺的碎疙瘩还管用!李家老汉说完,背着手,有一气没一气地哼着秦腔进屋去了。小杨吐了一口痰,一脚踢飞了墙角那只咯咯乱叫的母鸡。
    就在这天下午,人们听到李家的吵骂声和女人的哭叫声。小杨一手把一台旧式收音机摔在院子里,又抱起一袋子麦往外走。八丫和她母亲一边哭,一边阻止小杨。李家老汉在院子里气急败坏地叫道:你让他摔!看他还有啥本事!看他杨家一窝子的土匪还有啥本事!小杨怒目圆睁,暴跳如雷,嘶哑地喊:李家老汉,你骂我家是土匪,好,我今天就土匪一回给你看,我这几个月给你李家做牛做马也做够了!说着他抬手掀倒八丫,拨开李老婆子,直奔到院子里,当着李家老汉的面,把一袋子麦子撒在驴粪里。李家老汉浑身哆嗦地指着小杨,连说了两个“你”,便跌倒了……
    这件事之后,人们很少见到小杨了。倒是他的几个哥哥,不时会窜到李家来,吃喝拉撒地闹腾一番,其中也夹杂着一些贼眉鼠眼的陌生人。和小杨一向交情不错的八五对邻居悄悄说,小杨已经是贼头头了,猪狗牛驴,电视拖拉机,逢啥偷啥,架也打哩,用的刀子有三尺长!人们渐渐听说了小杨在外面的一些打人偷窃的行为后,对自家的牲畜和财物严加看管。但令人疑惑的是,两年多来剪子湾从没发生过一起大大小小的偷盗事件。
    秋天的一个早晨,小杨在蛤蟆崖耕麦地,三个戴大盖冒的人把他带走了。当时他正饿得饥肠轱辘,手中的犁像一把生锈的钝刀,迟滞而又沉重地划过板结的土地。小杨粗粗的鞭子不停地甩打着瘦瘦的老牛。在他抬手擦汗的时候,就看见有三个表情严肃的人正朝他走来。小杨反应过来后,想跑,但脚却怎么也挪不动,仿佛钉在地里似的。
    八丫那时正在家做面条,肚子像个倒扣的锅,动起来很是吃力。两个女儿哭闹着喝奶,八丫烦燥地吼道:吵,好好吵,吵死了我也没有奶,去跟你们的土匪大要奶去!说完她悲哀地仰起头,又叫道:天爷爷,你为啥不把这两个孽障收去啊!
    那两个女儿都姓杨。几个月后,八丫生下来的那个儿子,却姓李。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文联简介 | 文联章程 | 文联委员 | 文联机构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秦安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Copyright Reserved2015 秦安文艺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938-00000 许可证编号: 陇ICP备13000324号 网站制作:天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