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成纪文苑 > 小说 >
李家的故事(四):小杨这个人
时间:2015-12-18 16:08 来源:秦安文艺网 作者:赵亚锋 阅读:
 
 
     小杨踏进家门的时候,八丫正抱着一捆麦柴准备去厨房。漠漠的阳光洒在破败的农家小院里,稀薄的空气更显几分冰冷和萧条。这个光着头,穿着几件单衣和一双破胶鞋的中年人,他手中提着黑塑料袋,肩上扛着扎好的被褥,眼睛里充满卑怯和歉疚。八丫盯着他,手中的柴禾撒落一地。
     八丫说:不是还有一年么?小杨喉头嚅动了一下,低头说:人家说我表现好,提前放了。八丫弯腰去拾柴禾,口中说道:赶快进屋去,外面冷得很。小杨应了一声,轻脚去上房放行李。一进上房门,就看到桌上供着老两口的灵牌。小杨放下被褥和塑料袋,把手伸进炕上的被子里。屋里热烘烘的气息和渐渐温暖的手,使他真切地感到自己回到家了。
     下午,放学的两个七八岁的女儿和一个五六风的儿子看到家里来了一个陌生人,纷纷跑去问八丫。八丫推搡着往她身后躲的孩子,叫上前去认他大,可三个孩子眼里流露出的却仍是根本不认识的目光。八丫无奈地说:他是你们的亲大,快去叫大,叫呀!小杨心如刀剜,站在那里默默不动。
     小杨回来的第二天,就到剪子湾的每家每户去拜访,送人家一盒烟,一把糖果,并诚恳地说:这几年我不在,麻烦你们照顾八丫母子了。人们心里莫衷一是,却又礼貌地应付说:没啥没啥,亲房邻居嘛。他们感到,小杨的到来会破坏掉这本来还算和顺的生活,于是心里便多了一条防线。送小杨出门后,男人郑重地对女人警告说:以后家里家外看紧点,乡亲们又要防贼了。
     腊月里,剪子湾杀猪杀羊的人家很多,却没有一个屠夫。小杨毛遂自荐,操起他进监狱之前用过的打架的刀子,熟练地杀了一头又一头嗷嗷乱叫的牲畜。看着深红的血汩汩涌出,人们心里有了某种难言的震颤。从婆姨琐琐碎碎的闲话中,男人们得知,在小杨服刑期间,八丫曾去监狱探望过几次,并且还提出过离婚。小杨是答应的,可却因法律不准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最后没离成。
     新一年的正月十几,人们又看到一两个瘦猴子一样的不正经人来找小杨,被八丫用闩门杠子赶走了。可是没过几天,八丫却帮小杨把家里的粮食全部卖掉了。桌凳灶具什么的,能送的送,能卖的卖,弄得没几样了。买到便宜家具的人一边往出走,一边疑惑地摇着头:难道这两口子都要干见不得人的勾当?
     一天早晨,剪子湾的人们在睡梦中听到很响亮的汽笛声,跑出去看时,一辆汽车已开到小杨家门口。车上下来一个四十多岁人,胖胖的,穿着皮夹克,胳肢窝下夹一只皮包。这人跟出来迎接的小杨握手后,便指挥司机往车上搬小杨家中仅剩的几件贵重东西。然后,八丫和三个孩子,以及小杨,都坐上车。嘀嘀地响了几声后,汽车开出了剪子湾。
     从头到尾,人们没看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喜欢打听别人底细的八五说:操!人家这回风光去了。人们赶忙问八五怎么回事,八五拨弄了一下眼角的眼屎,说:你们不知道吧,小杨在监狱里时,监狱刚办起砖瓦厂,没人会烧砖,也怪那狗日的胆子大,一口揽下,就吃睡在窑里,烧出了第一窑瓦,嘿,火了,一下子烧出了个手艺人。后来他越练越精,在当地很有名,监狱里也免了他的年限,这不,那个宁夏人,砖瓦厂的厂长,专门从大老远的地方来请小杨,你们看,他妈的人家都搬了!
     人们听着八五的解释,看着汽车扬起的灰土,咂咂舌头说:小杨这个人,还有个说不来处。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文联简介 | 文联章程 | 文联委员 | 文联机构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秦安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Copyright Reserved2015 秦安文艺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938-00000 许可证编号: 陇ICP备13000324号 网站制作:天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