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艺资讯 > 媒体关注 >
【兰州日报】娲 皇 故 里 走 笔
时间:2016-03-07 11:36 来源:兰州日报 作者:金耀东 阅读:
 
    女娲炼石补天的神话是自小就听老人们说过的传说故事。我们去秦安大地湾游玩,就在我们沉溺于陶罐和茅草泥屋中华夏先民们生活的身影中时,当地的老乡不无自豪地给我们介绍说,离此地不远有个陇城镇,是传说中女娲娘娘的出生地。
  当晚,我们就驱车赶到了陇城镇。原来,陇城是个古老的地名,北魏时置陇城县,置所就在此地。
  在一家画廊里,我们遇到此地的退休教师高仲德,他说,中秋过来正好,八月十五是女娲娘娘的生日哩,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那场面红火呀,方圆几十里的大人娃娃都赶过来,投亲靠友,到处是大车、小车、三马子,满街人挤人,就为着参加女娲娘娘的祭奠,看几场大戏。与他言谈之间,我们也才知道,陇城真是人杰地灵,此地正是三国时蜀将马谡失街亭的地方;据说,西汉那位让匈奴谈虎色变的“飞将军”李广就出生在这里。这些人物和故事,几乎是妇孺皆知的,我们却孤陋寡闻,只知李广祖籍在成纪,不清楚却和眼前这个默默的镇子千丝万缕!
  陇城,这个小地方,实在不能不让人刮目相看。这里是黄河文明的源头,中华文明的发祥地!
  说起女娲,满头白发的高仲德老师更以生于斯、长于斯而自豪。据他介绍,陇城还有女娲出生和修炼过的风谷、风洞和风茔遗迹,镇子后边还有座女娲祠。洞、谷、茔为什么冠以“风”,高老师说,女娲姓“风”是有据可查的,原来,高仲德老师一直致力于当地文化历史的研究,不论到哪都背个包。说话间从包里翻出他收藏的资料,《帝王世纪》上面载:“女娲氏,风姓,承庖羲制度,始作笙簧。”《唐乐志》上也说到女娲作簧的事:“女娲作笙,列管于匏上,纳簧其中。”看来,女娲姓“风”是有根有据的。
  女娲氏是神话中人类的始祖,传说人类是由她和伏羲兄妹相婚而产生,后来他们禁止兄妹通婚,制定婚礼。这样有眉有眼的记载,真使我们大开眼界。
  前些年,看过兰州市秦剧团演出的《龙源》,是以女娲抟土造人、制婚姻为主要线索。最热闹的场面是,舞台上,几十个泥娃娃在黄土地上伸拳蹬腿、活蹦乱跳,把观众一下带到混沌初始、宇宙洪荒的原始社会……
  关于女娲的神话故事,《太平御览》引《风俗通》的话,“俗说天地开辟,未有人民,女娲抟黄土造人,剧务,力不暇供,乃引絙于泥中,举以为人”。《楚辞·天问》也说到此事:“女娲有体,孰制匠之?”而《淮南子·说林训》说:“黄帝生阴阳,上骈生耳目,桑林生臂手:此女娲所以七十化也。”化,是化育、化生之意。说的是女娲造人之际,诸神来助之:又助其生阴阳者,有助其生耳目者,有助其生手臂者。这里是说女娲与上骈、桑林诸神共同造人的事迹……
  陇城镇一条主街横贯东西,不是太大,却是繁华,一进街口,街两边到处是成山成堆的苹果、香水梨、把梨、红枣、西瓜、白兰瓜、玉米棒子,农用车、三马子装满红辣椒、绿菜花各色新鲜蔬菜停在当街,逼得过往车辆小心翼翼在果菜摊子中间弯来拐去。
  街口有一个小亭子,木柱上的裂口和斑驳脱落的油漆,道出了亭子的沧桑。亭前横陈着一膀长的大石槽,粗粝、古拙,磕撞得坑坑洼洼,正面刻着的“秦马饮槽”四个大字却是清晰可辨,一下把人带到了金戈铁马的战国七雄争霸时代。亭子建造在一块完整而巨大的石板底座上,石板中央凿钻出比水桶略粗的井洞,由于年代久远,已磨得没了棱角,洞口呈喇叭口状,光溜溜如打磨过一般。探头一望,黑洞洞的井底露出一面晶莹圆镜,随着水波荡漾。井约有五六米深,我们投下一粒小石子,即看到水面荡起层层涟漪。也是水层不太深的缘故,井口也无辘轳,可见,用一截不长的绳索就可以直接打水提水了。
  稍远一点处,一条朝南的小街道上矗立着用裸露着粗皮的原木搭建的高大牌坊,粗粗的树干像披着一片鳞甲,久经风剥雨蚀,显出原始、古拙,苍凉,牌坊上镶嵌着四个金灿灿的篆书大字——娲皇故里,是德高望重的书画家、原甘肃省美协主席陈伯希先生的手笔。
  顺着商铺林立的寻常巷陌,我终于看到了女娲祠!老远望去,祠前的广场入口处,矗立着刚用柏枝搭建的彩门如绿色的翡翠镶就,门楣两边的楹联红得耀眼,五色彩色龙旗迎风猎猎。
  女娲祠院子不是太大,却是肃穆、清净,几个老乡正忙着检查电灯线路、擦洗桌椅、清扫院落。几位白胡子的老者坐在大殿旁的小房子里筹划祭祀女娲活动的诸多杂事,一位老者还拿着笔一项项认真记录,显示出将要进行的祭祀礼仪的庄严和隆重。听说我要借用纸笔抄写楹联和碑记,老者遗憾地说:“我们正用着,你到大门对面的小卖部里问一下,有的是。”果然,守铺子的年轻人异常热情,他指着祠堂对面的大舞台:“那幅对联意思深厚,可惜是篆字写的,好多来的人不认识,我就给他们解释,长年累月,背得滚瓜烂熟,刻到我脑子里去了。”
  据碑记记载,这里的女娲祠汉唐兴盛,后几经水患“五建五毁”,现在的女娲祠堂是前些年又重新选址在镇子后边的一块高地上建造的。
  一进巍峨的山门,迎面三间气势恢宏的大殿,飞檐斗拱,斑驳褪色的油彩,横梁上高悬着原省上领导题写的匾额。知名作家、原《兰州日报》总编李保亮先生题写的“天下一母”匾额,凝练了女娲抟土造人、为人类繁衍、发展的历史地位,让人追根溯源。前柱上悬楹联是“炼彩石补苍天日月星辰照千古,造福泽裕后世炎黄子孙传万代”。悬于大殿正门上的是我省天水籍的著名古典文学专家、诗人、陕西师范大学文学研究所所长霍松林的一副楹联:“毋轻抟土意选良师细塑精雕自有英才清玉宇;须重补天功任硕鼠明吞暗噬何来美政济苍生”。反复吟读,觉得老先生长联字字珠玑,意味深远,更是发人思索。
  抬头仰望,女娲神像矗立于大殿正中,这是我们在影视、画册、邮票上经常见到的形象——长长的披肩发垂于腰际,树叶编织的头饰,兽皮缝制的皮甲,腰系树叶串成的裙裾,慈善的面庞上,一双穿天透地的明眸似乎凝视着前来拜谒的子民。
  瞻仰这尊庄严、巍峨的塑像,不仅让我想起我们家乡“七月官神”民俗活动时,师公唱的几句歌词“吃的松柏草籽,穿的柳叶桦皮”,——这正概括了原始先民们筚路蓝缕、开天辟地的生存状态。
  女娲神像被层层叠叠的泥娃娃包围着,这些泥娃娃一个个憨态可掬,喜笑颜开,或双手高举,或相互扶掖,或指天画地。他们赤裸着光溜溜的身子,慈眉善目,笑逐颜开,咧着嘴似乎在呐喊,使人仿佛听到他们不息的童声……
  入夜,明月升起于东山之上,万籁俱寂,千沟万壑隐去了,群山只黑黝黝一片连绵起伏,宛如巨屏的剪影,我独自徘徊在女娲祠堂前,天地悠悠,万千思绪飞越着时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文联简介 | 文联章程 | 文联委员 | 文联机构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秦安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Copyright Reserved2015 秦安文艺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938-00000 许可证编号: 陇ICP备13000324号 网站制作:天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