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成纪文苑 > 诗歌 >
一纸轻愁(6首)
时间:2015-12-18 16:41 来源:秦安文艺网 作者:赵亚锋 阅读:
 
一纸轻愁(6首)
为一朵花命名
 
该叫秋芳还是春燕
我犹豫不定——我试图撇开你的学名
为你另起一个朴实的小名
 
你淡雅,素净,有我表妹一样的
温和脾气,可她的名字不伦不类:
托弟。她父亲把自己盼子的迫切愿望
强加在表妹一生的命运里
 
你缄默,宁静。我想起妻子,多年来
她悄悄地付出,无声地承受
可她太过普通的名字里
布满炊烟的味道和生活的暗伤
这与轻弱柔美的你
很不相符
 
清风吹来你的芳香,阳光照亮你的艳丽
我像一块蒙昧的土坷垃,从你身边
暗淡地滚落。我不为自己悲伤
却依然为你喝彩
 
    冬夜,母亲的电话
 
母亲打来电话的时候
我正为一首诗的最后一句发愁
她问起我的近况,关切的语气
暖着我的耳朵。我一边在水泥地板上
跺脚,一边拉紧衣服的领口
外面,夜色的墨水
正被北风随意泼洒
 
此刻,老家屋里的火炉上
一锅米粥已经冒出了香气,旁边
是一块烤得俊黄的馒头
我知道,母亲一定是在热热的炕头
感到了儿子出门的冷
而我,必须哆嗦着
向年迈的母亲报平安——我不冷
如果我冷得撑不住了,我会把母亲
从千里之外送来的叮嘱
当做贴心的棉袄穿上
——我只祈求:这刺骨之寒
千万不要冻伤
一根电话线维系的亲情
 
    街上,我一个人
 
太晚了,城市被睡眠虚幻
居民楼窗口里的灯光陆续熄灭
仿佛现实主义的闸门一一关闭
许多人,走在寻找梦境的路上
大街空旷得有些落寞
 
只有我一个人,在一绺风的引领下
四处游走。夜晚像白昼留下的一堆废墟
我一个人,因为收拾不了这浩大的残局
而茫然无措。粒粒路灯像太阳失败的碎片
借助他们,我把深沉的夜运向隐秘的远方
毕竟,我一个人,势单力薄
我能背负的黑只有头发那么多一片
我能带走的暗
也只有眼珠那么大一块
 
  雪下了一半
 
纷纷扬扬的雪,是巨大的天空
绽放的微小花朵。人间还是隆冬
天堂已经暮春
 
雪越下越大,这样的天气里
抱怨生活的琐碎,感叹世事的茫然
是多么不合时宜。我应该忘记
内心的苍白和阴冷,来为这场
一年一遇的盛宴写一首祝词
上帝不言,却只给世界
披一件圣洁的外衣,只给我
飘来苍凉的暗示
 
大雪停了。我不停地抬头仰望
低首凝视——那雪,其实只下了一半
另一半,还在上帝的庭院里盛开着
与这宁静美丽的清晨
形成完美的对应。天空和大地
是上帝摊开的左手和右手
——亲爱的,外面很冷,你看
连上帝都戴着白手套
 
  回趟家
半天,我像一股流窜多年的冷风
在荒芜的粱峁之间环绕穿行
汽车颠簸,我悬着的归心
如若荡起的尘土一样苍茫
另半天,我像一只童年放飞的风筝
二十年后,跌跌撞撞地落在了
灰头土脑的鱼儿沟
我用未改的乡音:这把怀揣多年的钥匙
挨家挨户敲门——我能打开
锈迹斑斑的村庄吗?
 
在老家的土炕上,我冻僵的手脚
被母亲关切的目光暖热
烤箱里的一块锅盔还未熟透,而它的香气
却带着家的温馨
明天我就要走了,让我的胃
在承受难以消化的负担前
先吃两碗母亲手擀的浆水面
也让我的肺在调整紧张的呼吸前
先抽几口父亲呛鼻的旱烟
这些难得的惬意和舒坦
富裕的城市无法领受
贫瘠的乡村俯拾皆是
 
  11月11日初雪 
 
粗暴的风,把灰云吹散
把天空吹远,三两下剥开
大地薄薄的外衣——
 
人间,谁的肌肤
比大地的更白?
人间,也没有比雪
更好看的脸色
 
雪用贮藏一冬的阳光
编成花瓣
把荒凉的视野
一朵一朵刷新
雪天堂的景象
有意无意地
呈现
 
雪比我们还冷
却让我们冷静着
清醒
 
    2009年11月12日21:15:48(前几首新近草成,想改,没时间)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文联简介 | 文联章程 | 文联委员 | 文联机构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秦安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Copyright Reserved2015 秦安文艺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938-00000 许可证编号: 陇ICP备13000324号 网站制作:天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