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成纪文苑 > 散文 >
一个人的未来,一家人的期待
时间:2015-12-18 16:13 来源:秦安文艺网 作者:赵亚锋 阅读:
 
 
    我是一个曾经风光现在尴尬的师范生,没有经历过让全社会的神经都绷紧的声势浩大的高考,没有与弟弟妹妹们相同的求学历程和心理背景,却也亲眼目睹过空气中弥漫的令人窒息的烽火和硝烟,能够理解其中的异样滋味。正是在数年前,我身临其境地见证了弟妹屡败屡战的几次决定他们命运的大型洗礼。
    考前一周,刚卖掉一窝猪娃的母亲怀揣几张崭新的百元大钞,提着满兜的烙饼和鸡蛋,撇下即将收割的菜籽和说熟就熟的麦子,搭上去往县城的班车,与早就等在那里,一边打工一边照顾弟妹的父亲汇合,共同为两个艰苦奋斗又一年的“战士”鼓气助阵。按照惯例,母亲要为他们炖一只鸡,煮牛奶、鸡蛋,做可口饭菜。弟弟像无事人一般,闷热的天气里,他缠绵的瞌睡从未中断;妹妹却开始头痛了,烦躁,不吃不喝,失眠。父亲带她到诊所一看:里面全是打吊针的学生病人。妹妹的病极其普遍,属考前焦虑症。无奈之下,父亲只好排了半天队,又花半天的时间给妹妹输了大量的补充大脑营养和体力能量的药液。
    一摞一摞的书堆放在床头,厚厚的资料从桌上滑落下来,撒得满地都是。父亲仔细收拾好,码整齐。这一年来,弟妹两人就是靠这些东西熬日子打发时间的。现在看到它们,弟弟的目光中多了些敌视和漠然,妹妹则怯懦地躲避着,心中却又念念不忘,也会在忽然间翻找某本书中某个觉得相当重要而自己掌握得模糊的概念和知识点。“书不能再看了。”母亲制止。
    他们每人一间房。午睡的时候,父母坐在窗外的廊沿上,一边侧耳细听他们的睡眠状况,一边低声商量一些还未办理妥当的事情。中午的阳光多么凌厉和强劲,而整个小城处于喧嚣和躁动之前的安静之中。
    我是高考前一天才到的。沿路贴满了巨幅标语,行人神色匆忙,车辆的尖叫震得灰尘胡飘乱抖。酸奶和饮料供不应求,个别小卖部业已告罄。看到弟弟失神茫然的眼睛和妹妹苍白病态的脸,我心痛不已。代价太大了!如果落得和往年一样的结果,他们没黑没明的日子何时才是尽头?这个把全部的精力和钱财都押在两个懵懂而不省事的孩子身上的清贫家庭,能够经受住又一次失望的打击吗?父母在我这里没有实现的望眼欲穿的大学梦,弟妹瘦弱单削的肩膀能否扛得起担得住?
    在开考的两天里,小城进入了庄严而神圣的时刻。母亲和弟弟包车向东,父亲骑自行车送妹妹朝西而去。第一科下来,弟弟的脸色一下变了。父母忍着揪心的难受,赔笑脸劝其吃饭,妹妹没吃几口,父母一口也没吃,弟弟却一觉睡到下科考试前。
    到处是考试的学生,遍地是接送的家长。街上突然人潮涌动,又突然寂静无声。饭馆里人满为患,杯盘狼藉……一个人一生中的初次重大举动需要多少人去陪同完成呢?
    他俩还算争气。在一段焦灼的等待之后,弟弟高飞重庆,妹妹远走湖南。为了供给他俩,家里一直没有翻修那几间快要散架的土房,十几年的寒苦换来的甘甜,使得父母在邻里间与住着一院新砖瓦房的人家拥有同样富足甚至比之更上的荣光!
 
2010年6月11日2:44(共1197字),刊于2010年6月16日《教育周刊》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文联简介 | 文联章程 | 文联委员 | 文联机构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秦安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Copyright Reserved2015 秦安文艺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938-00000 许可证编号: 陇ICP备13000324号 网站制作:天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