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成纪文苑 > 散文 >
拜谒大地湾宫殿遗址
时间:2016-03-15 10:13 来源:《天水日报》 作者:李晓明 阅读:
 
                          拜 谒 大 地 湾 宫 殿 遗 址
                                            文·李晓明

  蜗居陇右秦安小城已20余载,对于距今8000年的大地湾文化,一直是梦里牵魂,缺少勇气拜访。一怕自己偶尔莽撞的叩门,被厚重的仰韶文化碎片灼伤功利的思想和心灵;二怕这一远古的历史拒绝一个现代人的肤浅与无知。
  初春某日,我随同伙伴终于莽撞地推开了一扇我国距今8000年的历史之门,擅自闯进了距今5000年的仰韶文化晚期石岭下类型的最宏伟建筑——大地湾原始宫殿遗址。静立高高悬起的水泥台阶之上,俯视这一开创了我国后世宫殿建筑先河的鼻祖遗址,我不得不凝声屏息,默默沿着历史的河流逆上,去追寻曾经的曾经,追寻一位位陌生而又带着雷同血液之先民的模糊身影。注视那一个个粗细不同,坍塌毁尽,又如一张张干枯常开的历史之嘴的柱洞。
  这一被命名F901的大地湾宫殿遗址,位于清水河畔邵店东部半山腰,总建筑面积420平方米。由前厅、主室、后室、左右侧室、门前棚廓六部分构成。主室开三门,彰显主室为堂的“主次”尊卑理念,门前敞开的棚廓,意味着“堂前设轩”的格局建筑。宫殿主室内地表光滑坚硬,被专家称作“人造轻骨料”,具有保温防潮的功效,强度近似现代100号水泥。地面有一幅如今存在多种解释的图画,有待画家、考古家再次探究。室内设置合理,体现了先民们居住演变的最终结局,由起初的地穴到半地穴,再到平地建筑的构建居住模式。
  目睹这一被考古学家认定为我国史前最大的宫殿后,我想,即使不毁于一场大火,在历经5000年的风霜雪雨,再加上不断改朝换代的刀枪剑影的参与,从我国现存的历史遗迹来看,又有多少走过了秦时明月汉时风雨?更不要说先秦的沧海晋元的桑田了。我国历朝人们对建筑的理念,上一代均期盼着下一代能把自家的庭院重新翻修,力求标新立异,彰显光宗耀祖的声誉来满足自己的高大与神威。故而,余秋雨在《木石是非》中认定,我国与欧洲在历史遗迹的最大区别是建筑材料的取舍,其次为人们对建筑存留的理念不同以及对仇人必须“斩草除根”的强意识。不管怎样,历史的风虽已吹走了先民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但依然留存下了一些遗迹。拜谒这座“活化石”,这就意味着现代人的一次寻根,一次问祖。
  于现代人无论物质还是精神而言,只要首次参观大地湾宫殿遗址,没有提前把自己的心灵进行彻底的洗礼,恍然闯入,带给你的不但是极大的“欺骗”,还有彻底的失落,更主要的是懊悔自己大老远历经千山万水后,看到的尽是一片黄土的残骸······我认为,正是这一给我们现代人“丢尽了脸”的残容败象的存在,我们才从历史的河顺水推舟而来,历经风浪翻滚后,一路走向了欣欣向荣。一次走访,就是对自然的敬畏,对大地的感恩,对祖宗的叩拜。这是一支强心针,一场及时雨,这里凝聚着对天地人的神秘诠释,这是一本天书,需要你慢慢解读。
  再次凝视这座宫殿遗址,在想象中复原,渐渐生发成一座史前宫殿形象。刚才还站在高悬水泥台阶俯视遗迹的你,此刻,不得不仰视一座宏伟的宫殿了,无论从建筑的设计,还是工艺而言,均是一个奇迹,一个神话。然而,这奇迹是真实的存在,这神话不再是一次次演义。
  人生最大的寻根和问祖之地,就在陇右秦安的大地湾。这一堪称我国后世宫殿的鼻祖,不仅仅是一个我国“第一”的声誉载体,其存在,我想不知还会隐含多少人类生存的秘密。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文联简介 | 文联章程 | 文联委员 | 文联机构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秦安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Copyright Reserved2015 秦安文艺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938-00000 许可证编号: 陇ICP备13000324号 网站制作:天天工作室